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1)【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三卷)(81)【作者:druid12345】
字数:4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一章、黄金圣水地狱球

  源太痛哭着,艰难地爬到了房间的另一头,紫红色的肉棒和肉丸已经被绳索摩出了丝丝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再爬回来!猪猡!」纯子大喝道。源太绝望了,他光是爬过来就已经痛苦到了极点,还要再爬回去……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纯子和丽奈已经朝他这里走过来了,高跟叩打地面的声音和两人身上凶淫的气场都让源太不寒而栗,他咬紧了牙关,艰难地转过身,继续向前挪动。

  经过一番无比痛苦的挣扎,源太终于爬回了那个白色大盘子边上,他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两只腿夹的紧紧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让后庭的可乐泄出来。

  「没用的东西,给我爬起来!」纯子冷冷地呵斥着,但是源太的精神已经彻底被折磨垮了,任纯子怎么鞭笞、踢打,他都像一滩烂肉一样粘在地板上。
  「他已经到极限了!让他缓一缓吧!」丽奈有些不忍了。

  「哼!愚蠢!我们现在训练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这个贱畜到达极限!而是要让他超越极限!」纯子的话语如同冰锥一般刺穿了源太的心防,他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但是丽奈实在是下不去手了,她拿来一个水桶,放在了源太的身边。
  「喂!猪猡!把你肚子里那肮脏的东西给我放一半出来!」丽奈一鞭子抽在了源太的背上。源太如蒙大赦,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笨拙地把屁股对准了那个无比美妙的水桶,正准备轻松一下。

  「等等!」纯子喝住了源太,从旁边的墙上取下一根一米长的黑色长棍,扭动着腰肢走到了源太身边,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只许放一半出来哦~ 放多了你就给我全部喝下去!」纯子开心地说着,把那根黑色长棍顶在了源太的脊背上,按动了开关。一阵强烈的麻痹和痛苦传遍了源太的全身,他被电的直哆嗦,紧绷着的菊花也失去了控制,一股黑黄交杂的激流喷在了水桶里。

  「啊!啊!」源太发出了像绵羊一样的凄惨叫声,他用尽全身力气抵抗着纯子的电棍,夹紧了菊花,他感觉刚才那一下喷的已经不少了,再喷肯定超过一半了。但是纯子并没有拿开那根电棍,她静静地看着源太和电流抵抗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源太逐渐适应了电流,他闭上了眼睛,忍受着强烈的痛苦,拼命地收紧肛门,想要扛过纯子这一轮的折磨。但是他太天真了,纯子突然地把电流开到了最大,源太的脊背上爆出了蓝色的火花,强烈的电流在他体内乱窜,空气中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焦糊臭味,源太感觉自己似乎是在被滚油烹炸一样,他对身体的控制在一点一点地失去,终于,又是一道黑黄的液体从后庭破体而出,落在了水桶里。直到源太瘫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纯子才关上了电棍,静静地看着源太半死不活的样子,丽奈早已转过了脸,不忍看这一幕。

  「猪猡!谁让你全部都放出来了!嗯?」纯子恶狠狠地说着,她找来一根很长的绳子,拴住了源太的双腿,然后准确地抛过了天花板上的挂钩,又把绳子的另一端拴在了一个绞盘上,把源太缓缓地吊了起来。源太被大头朝下地吊在了半空中,纯子走到那个盛着粪便和可乐的水桶边上,拉开了下体的拉链,金黄色的圣水从肥美的花园中射出,形成一道小型的瀑布,落在了水桶里。

  「丽奈~ 你也来!」纯子威严地命令道。丽奈沉默了几秒钟,鼓足了勇气走到水桶边上,放出了自己的圣水。

  「不听话的猪猡是要受惩罚的!」纯子把那个水桶踢到了源太的正下方,然后开始缓缓地用绞盘把源太放了下来。源太看着那桶混合了自己的粪便和两位女王圣水的黑色液体,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浑身颤抖,发出杀猪般的惨嚎。

  「不要啊!主人!不要啊!纯子大人!纯子大人!妈妈!」源太凄厉地哭喊着,纯子停住了手里的绞盘,冷冷地说道:「我再跟你说一遍,你的妈妈已经死了!现在只有纯子大人和奴隶源太!要是再喊妈妈!我就扒了你的皮!」

  纯子说完,把源太又往下放了一点,源太的鼻子尖已经碰到了那桶黑色的液体了。

  「猪猡!你听好了!不想死的话就把桶里的东西都给我喝干净!在你喝完之前,我是不会放拉你起来的!你不要指望我会怜悯你!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奴隶!我宁愿你死在我的手里,也不会让你落在圣女手里!」纯子的话语里透着一股霸道和拒绝,源太不再哭喊了,他很了解纯子的性格,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纯子狠狠地绞了两下绞盘,源太的头直接淹没在了黑黄的液体里,源太的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桶中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丽奈握紧了双手,牙齿紧紧地咬住了嘴唇,直直地盯着桶里的水位一点一点地往下降。纯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源太在半空中挣扎,背在身后的双手也攥地紧紧的。源太的头刚一落进水里,可乐就灌进了他的鼻子和耳朵里,由于混合了大量姜汁,所以格外地刺激粘膜,让他痛不欲生。源太此时已经顾不得害怕了,他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喝着桶里的混合液体,好在可乐和姜汁的味道盖过了粪便、圣水,倒不是非常难喝,溺水的恐惧感和无助感才是最大的折磨。由于是倒吊着,所以吞咽格外的困难,源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次也只能咽下嘴里的一半可乐,大量的可乐又顺着食道倒流了出来,这让源太无比痛苦,不停地咳嗽,但是咳嗽完了,还是要继续喝,因为不早点喝完的话,自己就会窒息而死。

  源太拼命地喝,但速度还是跟不上,他开始有窒息的感觉,只得用尽全身力气把头抬出水面一点,然后猛地吸几口空气,同时也跟着吸进去几口可乐,呛得他又是一阵咳嗽。源太就这么反复折腾着,终于喝掉了桶里三分之一的水,把自己的嘴巴解救了出来。源太刚想松一口气,纯子又把绞盘往下放了一些,他的脸直接贴在了桶底,再次被黑黄色的液体淹没。源太绝望了,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像鲸鱼一样疯狂地吸水,麻木地吸水,直到把所有的可乐、粪便和圣水都吸进了肚子,才停下。

  「他喝完了!他喝完了!」丽奈激动地喊着。纯子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开始转动绞盘,把源太重新吊了起来,源太脸上的黄金面膜已经几乎不见了,时不时地往外吐一口黑黄色的液体,看上去只剩半条命了。纯子默默地把奄奄一息的源太放到了地板上,然后用美脚拨弄着源太的涨的发紫的肉棒,发现顶端居然渗出了紫色的淫水。

  「看啊~ 丽奈~ 这个猪猡很喜欢我们的训练呢~ 他那变态的肉棒兴奋地很呢
~ 」纯子轻蔑地说着。确实,这种被女王控制生死的感觉,是一种极致的调教,虽然痛苦至极,但对于源太这种M男来说,却是极大的刺激,尤其是这种调教还是来自于自己的母亲,更是让他的灵魂都燃烧了起来。

  「把他的精液取出来吧~ 圣奴的紫色精液还是很珍贵的!」纯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淫笑。源太听到这句话,睁开了眼睛,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看到了嘛~ 这个猪猡又精神起来了呢~ 」纯子开心地说着,解开了束缚着源太下体的绳索。丽奈拿来了一个红色的飞机杯,套在了源太的肉棒上,打开了开关。

  「你以为我们会和你这个一肚子大便的畜生做爱么!想的美!你在我眼里连人都算不上呢~ 呵呵呵呵~ 」纯子戴上了一根金属制成的假阳具,双手捏住源太的臀瓣,用力往两边一掰,挺腰就刺入了源太的后庭。

  「啊!!!」源太凄厉地惨嚎着,后庭刚刚摆脱了姜汁可乐的折磨,又迎来了钢制肉棒,在一阵冰凉过后,麻痹刺痛的感觉又一波一波地涌来,这根阳具居然也是带电的……

  「猪猡!你那根变态的肉棒只配被我艹到高潮!根本不配接触到主人高贵的躯体!啊哈哈哈!」纯子发出了淫荡的笑声,开始了猛烈地抽插,通了电的假阳具格外刺激,很快,源太就在阳具和飞机杯的前后夹击之下喷出了自己污秽的精液。但是纯子并没有停下,依然用超高的频率和超强的力度冲击着源太的下体,源太被就这样被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妈妈残忍地奸淫着,侮辱着,射出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源太再次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玻璃缸里,双手和双脚都被紧紧地捆在了一起,似乎有人给自己洗过澡了,身上没有异味了,更没有汗臭味了!他感觉自己的肉棒紧绷绷的,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被套上了一条紧身的白色乳胶短裤,硕大的下体被勒得轮廓分明,看上去格外淫荡。

  「猪猡!你醒了啊!」纯子走了过来,趴在了玻璃缸的边上看着源太。
  「主人,这个大缸是干什么的呀?为什么要把我放在里面?」源太怯生生地问道。经历了刚才的调教,他不敢再对纯子有半分不恭敬之心。

  「呵呵呵~ 你不是一直哭着喊着要找妈妈吗?所以主人就让你回到妈妈的子宫里去!」纯子的眼睛眯了起来,源太心中一凛,一般妈妈眯眼睛的时候他都会倒大霉的……

  「你看这个圆圆的大球,像不像妈妈的子宫啊,是不是让你很有安全感啊~啊哈哈哈!」纯子放荡地笑着,源太一头雾水。

  「我会在这个球里,给你灌上妈妈的羊水,让你重新感受当小宝宝的感觉~你说好不好啊~ 嗯~ 」纯子拍了拍手,4个强壮的男奴抬着一个巨大的圆形玻璃盖子走了进来。

  「小心地给我盖好,听见了没有!」纯子冷冷地说着。四个男奴把那个巨大的盖子扣在了源太所在的圆形玻璃缸上面,玻璃缸里一下子安静了,安静地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源太突然感到异常恐惧,他感觉自己和世界被这个玻璃缸隔离开了,他用力地挣扎,但是手脚都被锁在了一起,他只能像个不倒翁一样来回乱撞,根本无法逃离。源太只能挪动到缸壁边上,靠在上面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她看到纯子和丽奈指挥着一队奴隶在玻璃球上面搭了一个台子,又把一根粗粗的软管接到了玻璃球顶上预留的孔洞中。这是要干什么?源太依然一头雾水,直到几个男奴抬来了一个抽水马桶。子宫……羊水……水管……马桶……这些不相干的词突然被串联在了一起……源太终于明白了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开始颤抖,一阵冰冷的寒意从骨子里冒了出来!就在这时,纯子走了过来,敲了敲缸壁,对着源太露出了残忍而得意的笑容。

  源太呆呆地看着玻璃球外忙忙碌碌的人,感觉他们似乎就是自己的掘墓人。过了不久,形形色色的女王一个接一个走进了这间调教室,围着这个巨大玻璃球指指点点的,就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等女王们陆陆续续都进来了之后,纯子站在了高台上,对着女王说着什么,引得她们一阵交头接耳。然后,丽奈第一个走上了高台,消失在源太的视线中。但是很快,他头顶上方的那根水管中,就传来了奇怪的响声,过了不久,一股水流卷着一坨粘稠的黄金就从那根管子里落了下来,聚集在玻璃球的底部。

  「这是我的行为艺术作品——黄金圣水地狱球!现在我需要大家的帮助,每位在这里方便的女王可以得到50美元的奖赏!」纯子大声说着,引得女王们面面相觑,她们从未听过这种事,方便就有钱拿?!

  就在这时,一个白人女王自告奋勇地走上了高台,进入了那个简易的隔间,发出了一阵呻吟声,然后冲了水,又走了出来。纯子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张新崭崭的美钞递给了那位女王,白人女王接过了钱,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走了出去。
  「大家看到了吗?我说的都是真的!方便一下,就有50美元拿!」纯子不卑不吭地说着。越来越多的女王走上了高台,不仅仅是因为钱,更是因为新鲜。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冲水声,一坨又一坨恶臭的黄金被排进了这个玻璃球里,已经淹没了源太的脚。他绝望地挣扎着,想要爬出这个地狱,但是根本做不到,只是在玻璃缸壁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黄色的手印和脚印。源太大声的喊着,但是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到外面,这个玻璃缸是特制的,透气但是不传音。源太狂躁地折腾了半天,一点效果也没有,他只能颓然地贴在玻璃缸壁上,绝望地看着一个又一个女王走上高台,一股又一股黄色的污水逐渐淹没自己,自己却无能为力……
  终于,所有的女王都走了,只剩下纯子、丽奈和玻璃球里的源太。源太扑过去,绝望地捶打着玻璃球的缸壁,发出了凄惨的叫喊,但是却没人听得见。
  「喂!猪猡!」纯子的声音在源太脑海中响起,源太听到这个声音感动得哭了出来,这让他觉得他还没有被这个世界遗忘。

  「我已经邀请了岛上所有的女王来这里给你送黄金,三天后我会放你出来,至于你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纯子的声音依然那样冰冷,似乎源太的死活根本和她没有关系。

  纯子拍了拍手,几个强壮的男奴拿着几块巨大的黑布走了进来,开始在玻璃球的周围挂起黑色的幕布。随着幕布一点一点的围起,这个世界也对源太一点一点地合上了大门,直到最后一丝光明也被遮盖,玻璃球里彻底陷入了黑暗,而源太最后看到的景象是纯子那冰冷的眼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