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2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2
  这时,方依依发现了吴刚的异样,发现他目光正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她的

脸也红了。

  “你看什么呢?”

  “我在看,你那里真的很美”吴刚眼睛示意方姚姚胸部。

  “还不是你绑成这样的,我平时可没有这么高啊,都是你这个坏蛋,绑人还
能绑出这效果来。”

  “我不是好人吗?怎么又成了坏蛋了。”

  “你是好人里的坏蛋,好坏蛋,”

  “这称呼蛮有创意的。好了,别光说话了,把腿并好,对了,说起讲话,还
真忘了,得把你嘴堵上啊。”吴刚正准备绑方依依的双腿,突然停了下来。

  “堵吧。”方依依蛮不在乎地说。

  “可用什么来堵嘴呢?”

  “随便。”

  “说得轻巧,用来堵嘴东西很多,可现在只能用身上穿的了。用我的汗衫?”
吴刚试探着问。

  方依依看看吴刚穿着的圆领汗衫,已经把汗水湿透了。“不好,全是汗。”

  “那,用你的?”正合吴刚的意。

  方依依发现吴刚在打量着自己身上,急了。“不行,不行,把它脱掉,我里
面的乳罩是透明的,不行。”

  “那,看来只能用你里面……”吴刚示意着她下身。

  “啊,不行。”方依依明白吴刚是要用自己的内裤,急得把一条腿稍抬起来,
试图挡住自己那个部位。

  “把腿放下,只能用这个,听话,放下腿。”吴刚十分坚决。

  “你真是个坏蛋。”方依依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腿。

  “放心吧,我不碰也不看。”

  方依依没再说话,仰着脸闭着眼靠在树上,只是嘴里仍在轻说“真是坏蛋。”

  她感到内裤已经被退下来,她配合地抬脚,使内裤到了吴刚的手中。这是一
条丝质淡粉色的内裤。吴刚看到了上面有一小块的湿迹,他心里有数了,这小姑
娘,被绳子捆上居然兴奋了。

  方依依闭着眼,并没有感到他堵她嘴,却感到她那贴身之物别到了捆在身上
的绳子上。原来,吴刚并没有马上堵她的嘴,而是用绳子开始捆她腿,绳子在她
脚踝、膝盖、大腿处各捆了几道,这下方依依可是一点也动不了了。

  这时他才把她那条内裤送到她眼前,“你看这里为什么这样?”他是指那块
湿迹。

  她也看到了,马上羞得脸红,“警察大哥,你真的很坏噢。”

  “我还想再坏一点,可以吧。”

  “我都这样了,你随便接着坏吧。反正是我自找的。”

  “你不是觉得你这里太高了吗,我把它按回去一点吧。”方依依没有说话。
她知道他说的这里是哪。

  吴刚把双手盖在了方依依的乳房上,双手开始运动,随着吴刚的揉动,方依
依开始摒住呼吸,一会儿开始气喘,发出了呻吟声。

  “这半天,没见小啊,好象又大了一些。”

  “坏警察,你把我弄得无法自制了。”

  “我知道,你已经兴奋了,我也一样。”

  “给我看看你的。”

  “不行。”

  “那过来,抱我,让我感觉一下。”吴刚抱住方依依,把她头埋在自己胸前,
下边顶在她小腹上。

  “我感觉到了,你的那东西一定大,在车上我就这样想的。”

  “你有过经验吗?”

  “那方面吗?我可不是处女。”

  “我也不是处男,”

  “知道,而且你还经验丰富,花样繁多。”

  “怎么讲?”

  “你喜欢把女人捆起来做那事吗?”

  “是有这个爱好。”

  “一定很刺激吧?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但我想试试。”

  吴刚把她抱的更紧了,下面也在往前顶。方依依被围在男人的怀里,嗅着男
人的气味,她更加燥动,她试图抬起,让他那东西移向她两腿间,可被绳子捆的
一动也动不了。

  “坏警察,还能再坏一点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想,但现在我公务在身啊。”

  “那你可以假公济私啊,或者叫公私兼顾。”

  “山下边还躺着个人呢,虽然可以肯定他没救了,但总得去看一下吧。但我
可以肯定,你逃不过今天。目前就先到这吧,来,张嘴我给你塞上。”吴刚把内
裤卷成一团,把有湿迹的卷在里边,拿到她嘴边。

  “你还蛮体贴人的嘛,我还从来不知道自己内裤的味道呢,更别说脏内裤了。”

  “怎么能说脏呢,自己的东西还脏吗?”

  “要都塞进去吗?”

  “当然,我还觉得你内裤太小呢,好在你嘴也不大。”他开始细心轻轻地往
她嘴里塞着内裤,直到完全都进去了。

  吴刚又检查了一下绑绳,最后亲了一下方依依的脸颊,“乖点,我很快就回
来。”方依依点点头,嘴里发出呜声,眼睛里闪闪地好象有了泪花。

  吴刚离开了方依依,来到路这边的林子里,见姚湘跟徐莉正在聊天,徐莉靠
树上,身上松松垮垮地捆着几道绳子,两手并没有绑在身后,而是并拢绑在前面,
腰以下根本没有绑绳。

  吴刚见此情景,冲着姚湘发火了。“有你这样绑的吗?这是工作,你这样干
要出问题的。”

  姚湘撇撇嘴。“你还真把徐莉姐当坏人了,她肯定是被冤枉的。”

  “她是不是坏人回去再说,现在得重新绑。”

  “我可不会绑人,这是你的特长。”姚湘还在争辩,但声音已经很小了。

  徐莉见此情景,忙打圆场,“别怪她了,是我求她这样绑的,你再重新绑我
吧。”

  吴刚对姚湘说,“你去到那边把那些粗的绳子接到一起,一会儿下去用,这
里还是我来吧。”

  吴刚把徐莉松开,开始重新捆绑,他没有让徐莉靠在树上,而是先把徐莉来
了个五花大绑。徐莉很配合,还回过头来,“别生气了,其实我就是想让你来绑
我,我喜欢你绑我。”

  “我就知道是你别有用心。”说着,手上加大了力度。

  “哎哟,你下手够重的啊,你可不能有气往我身上撒啊。”徐莉故意夸张地
叫着。

  吴刚把徐莉用中式五花绑好后,让她靠在树上,又用绳子从上到下捆到树干
上,然后站到徐莉面前,手捏着下巴,故作沉思。

  徐莉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找不到东西堵我嘴吧?过来摸摸我,我告诉
你用什么”。

  吴刚走到她跟前,认真的说,“别这样,现在你是嫌疑人,不是我们以前了。”

  “这么一本正经地啊,相信我,我除了玩捆绑外,其他什么事也没做,更没
有沾毒品,肯定是你们搞错了,相信我,真的要相信我啊。”

  吴刚觉得她没有在说谎,但眼下公务在身,不能大意。“现在先不说这些,
你说用什么堵你嘴呢?”

  “先摸摸我。”徐莉继续要求。

  “正没办法。”吴刚只好隔着薄薄的连衣裙,揉摸起徐莉饱满的乳房。“说
吧,用什么堵你嘴?”

  “再摸摸下边。”徐莉得寸进尺。

  吴刚又把手伸向徐莉两腿之前。

  “好舒服。”

  “说吧。”

  徐莉笑了,“就用你的大肉棒堵吧。”

  “你哄我。”吴刚两只手都停了下来。

  “别停,用你的内裤吧。”

  “不行,用你的东西。”

  “那你随便,上衣和内裤都行。”

  “你这不是连衣裙吗?”

  “上衣跟裙子是用扣子连着的。”

  吴刚仔细一看,果然,急忙解开扣子,又解开脖子后面的细绳,上衣就被脱
下来,说是上衣,也就是两个巴掌大的丝绸布料,堵嘴正合适。

  “张嘴。”

  “再摸一下。”

  “先张嘴。”徐莉只好张开嘴,让吴刚把嘴严严实实地塞上。

  吴刚看着徐莉被上两道下两道的绳索勒得突起的乳房,把手伸进乳罩内,又
揉搓了几下,揉得徐莉哼哼不停。

  吴刚停住手,说,“山下还有个人,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你自己先在这里哼
哼吧。”说完,就离开了徐莉。

  吴刚和姚湘用接长的绳索下到了悬崖下面,找到了已经摔变形的吉普车,老
刘被甩出几米远,已经没救了,他们没有办法把老刘带上来,只好找了几支树枝
盖上,准备以后再来处理,然后他们又顺着绳子爬上了悬崖。

  上来后,吴刚要姚湘去看徐莉,自己走向绑着方依依的树林,还没走几步,
就听到姚湘那边一声尖叫,吴刚急忙转身,就看到姚湘用手捂着因吃惊而大张的
嘴,吴刚迅速跑过去,想看看是什么让姚湘大吃一惊……


(3)

  吴刚迅速跑过公路,就看到姚湘用手捂着因吃惊而大张的嘴,顺着姚湘的眼
睛看去,发现刚才还捆在树上的徐莉这时正跪在地上,裸露的屁股高高地撅着,
双手依然被紧紧地反捆在身后,脸侧着抵在地上,一个男人刚从她身体中拔出来,
抄起丢在地上的裤子象兔子一样消失了。

  吴刚急步上前,越过还楞在那里的姚湘,跑到徐莉跟前。

  徐莉这时虽然失去了刚才男人的把持,但依然保持高撅着屁股的姿势十几秒
钟,这个姿势吴刚太熟悉了,就是以前他将她“正法”时的姿势。

  姚湘也扑到徐莉跟前,这时徐莉已经歪倒在地上,两眼紧闭。

  姚湘摇着她:“徐莉姐,你怎么了,说话啊,徐莉姐。”

  吴刚推开姚湘,“你这样摇,她就能说了吗?快把嘴里的东西拿掉。”

  是啊,徐莉嘴里仍然牢牢地塞着她自己的绸质的上衣,姚湘取出了徐莉嘴里
的东西,她大口地喘着气,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你们再不来,我就要让他弄死了。”

  “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我,我怎么知道他是谁,可能是路过的游人吧。”

  “你说说经过吧。”

  “你们走了大概四五分钟,我听到了有人吹着口哨向这边走来,我很害怕,
希望他赶紧走过去,谁知,你却离开公路进了树林,而且朝我走来,越来越走近
我,我吓得要命,生怕他看到我,他就从我身后径直走到我前面的那棵树边,掏
出他那个东西撒起尿来,完了一转身,就发现了我,可能他没想到这里有个被捆
绑着的女人吧,把他也吓了一跳,他那东西还在外面。我吓得闭上眼睛,我感觉
他走到我跟前。‘你碰上坏人了?’”

  “你怎么回答的?”吴刚说。

  “你说我怎么回答的,我倒是想说,可你干的好事,我什么也没法说!”徐
莉气呼呼地说。

  “噢,我忘了,你嘴里有东西……接着说。”

  “我说不出话,只能摇头。他又问,‘这里还有别人吗?’我还是摇头,他
又说,‘我帮你解开吧。’我点点头,又觉得不对,又连忙摇摇头。他可能发现
就我一人,就大胆地过来乱摸我,我吓得又闭上眼睛,他后来就给我松开绳子把
我按在地上了,然后就……”

  “他一个过路人,怎么这么坏?”姚湘说。

  “一个没有多少衣服的女人,被绳子捆在树上,哪个男人不想沾便宜啊,何
况我……?”

  “知道,你不丑,应该说很漂亮。”吴刚说。徐莉撇撇嘴。

  “好了,既然是事出偶然,我们现在先不去管他了,你身体有问题吗?”吴
刚说。

  “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我得歇一下,然后想去洗一下。”徐莉这时已经象没
发生什么事一样了。

  “那好吧,叫姚湘陪着你,我去看看那个学生去,那边可别再出事。”

  “能让姚湘给我松绑吗?”徐莉摇动着被绑的身体。

  这个女人,又开始了。吴刚心里想着。“你要想继续绑着也行。”

  吴刚对姚湘讲,“你在这里陪着她,顺便问问情况,我去那边看看,有事情
叫我。”

  “知道了。”

  徐莉这时又说了一句,“我们得半小时,你不用着急。”说着,还狡黠地挤
挤眼。

  吴刚快步来到路对面的那片树林,心想,方依依会不会也出事呢?

  谢天谢地,方依依还被紧紧的捆在树上,看到他过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嘴
里发出呜呜声。

  吴刚上前为她松开绑绳,她迫不及待地扑到他怀里,十分委屈地哭起来。

  他搂着她,轻轻地拍拍她后背,“受苦了吧,抬起头来,你得让我把你嘴里
的东西取出来啊。”

  她抬起头,他轻轻地取出她嘴里的内裤。

  “啊,你的内裤全湿了,你平时也会湿的这么厉害吗。”吴刚想让她放松一
些,故意轻松地逗她。

  方依依使劲地用拳头捶打他胸,又把头埋进了他怀了。“你坏死了,本来就
不是塞在嘴的东西,平时是穿在那里的,怎么能湿的这么厉害呢?”

  “那能湿到什么样呢?”吴刚追着问。

  “坏警察,在审问我吗?”

  “噢,忘了正事了,有事要问你,你可要认真说。”

  方依依睁大了眼睛,疑惑地望着吴刚。

  “我走后,你听到什么动静吗?”

  “没有啊。”

  “那你自己弄出什么动静吗?”

  “我,你绑的这么紧,能出什么动静?你看看勒的印子。”

  方依依伸出胳膊,白净的胳膊上一道道被绳子勒出红印。

  吴刚抚摸着方依依的胳膊,“被捆起来,舒服吗?”

  “不舒服,但我喜欢。”方依依又把头埋到吴刚的胸前。

  “让你抱着好舒服。”

  “那让我绑着你呢,然后再堵上的嘴,然后……”

  “然后什么?”

  “你说呢。”

  “坏,不理你了。”方依依把身子一转,把背后靠在了吴刚身上。吴刚顺手
又环抱住她,手移向了她的双乳,她陶醉地仰起头,手拿到后面伸向了他的两腿
间,那里早就挺起,在她的抚弄下,更是一炮冲天。

  爱抚了一阵后,她轻轻地说,“再把我绑起来吧,然后随你想干什么。”

  吴刚看了一下表,想干点什么得抓紧了。

  他把她已经反背身后的手往上抬,将她两手反剪背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绳子,
开始捆绑她。

  绑绳开始在她身上缠绕,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好象要瘫软,但仍坚
持着一动不动地受绑。他仍然是用日式将她捆绑,捆得很紧。很快,方依依被紧
紧的捆绑起来,绳子深深地陷在肉里,乳房被高高地勒起,绑好后,吴刚把方依
依转过来,眼睛盯着她看,她羞涩地低下头,但他用手将她脸捧起,她不得不抬
起头,正好看到吴刚的嘴凑上来,便闭上眼睛,把嘴唇递过去,他们吻到了一起。

  吴刚离开她的嘴唇,但她的嘴依然微张着,吴刚捡起丢在地上的内裤,往方
依依的嘴里塞去,方依依依然闭着眼睛,把嘴更张大些,配合着内裤的塞入。

  吴刚把她转过身去,用腿分开她的腿,一手抓紧她身后的绑绳,把另一只手
伸进了她的两腿间,手一触到两腿间的肉缝,她浑身颤抖了一下,两腿条件反射
地加紧,但随即又放开,好象在鼓励他手的进入。